Zoeeee

这个人很丧
坑多,贼多的那种
文风谐且诡异
很明显的,我这人没有坑品
嘎。

© Zoeeee | Powered by LOFTER

努力捏了将近一个小时

只有侧面好看

我的同事是个魔术师 02

魔术师不会开车。

我带着她,开着我那苟延残喘至今无数次修理的二手灰色沃尔沃,和各路司机在塞得跟腊肠一样的二环上斗智斗勇将近一个小时。

在这期间,我跟同事从她小时候养的小白兔被舅舅拿去当道具最后惨上餐桌,聊到她如何因为熬夜打马里奥导致近视放弃航天梦。

我问她为什么不考驾照,她说她恐高。

她还提到她高三学到半秃,高考甩了一本线七十分创了家族史上的新高,她深信自由主义的爸立马决定变个🐴的魔术啊送孩子上大学,于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她们家诞生了第一个本科生,后来的第一个研究生,也是第一个隐于人群之中朝九晚五的上班族。

那……我试探着问,你不想有一天站在舞台上表演吗?

我试过,她这时候已经整...

我的同事是个魔术师 01

我的同事是个魔术师。

她在我上班的第一天就表演了耳边摸硬币,扑克牌飞来飞去和让中午的外卖多一块肉的魔术,我相信如果不是场地不大道具不够,我还能有幸目睹木锯切活人的现场表演。

我觉得变魔术很酷,所以我成了她的小粉丝。

尽管她打报表的速度只有我的一半,四月的待办清单上还留着一月的内容,闲暇时间开麦打游戏吵得不行,每次晨会都被主任点名批评,偷吃我每天精心准备的水果沙拉就算了,还喜欢抢我桌子上朋友送的难吃蔓越莓小饼干。

可是她会变魔术啊。

她本来应该干这行的,茶水间冲难喝速溶咖啡的B君告诉我,她们家祖传魔术师,到了她这辈断代了。

为什么?我小声问,性别歧视……?重男轻女?

哦,我同事突然...

【算是个群像】世界上最糟糕的圣诞party。

圣诞节

写个沙雕贺文。

ooc

全篇胡扯。

有借鉴。 

 

莫扎特们很有想法。

 

鲁道夫很久以前就这么觉得了,当然,指的不是他们惊天地泣鬼神的音乐才能,而是这两位天才突破天际不当个剧作家简直可惜了的脑洞。

 

金发的莫扎特能根据自己的鸟类速写和矿产收藏推测出他母亲婚姻不忠,理由是看他这么孤僻一定有个悲伤的童年。也对,夜夜听着土拨鼠的尖叫声入眠并不是什么美好的童年,有一个作天作地的母亲和管不住事的淳朴父亲,碰巧两个人是奥|匈帝国的皇帝皇后也不是什么美妙的体验。

 

棕发的沃尔夫冈则根据他的童年脑补出土拨鼠成精夜夜大叫伊丽...

冬至,写个点梗

 @薄野秦 给他的

(想把文风搞得很谐,结果还是老样子)


OOC注意


橱窗里的乐器


深夜的这个时间,不管是人间还是灵魂界,都没什么人。

大概只有发情的野猫和醉醺醺的酒鬼,后者试图骚扰前者,结果在夜色中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而安东尼奥·萨列里,此时正一个人穿着从罗森博格那抢来的貂,漫步在维也纳的大街上。


说真的,他也没想到,人死了还会有五感,而且他死了以后的灵魂界越来越冷。

因为灵魂界和人间是反的嘛,死了以后也在管理层混了个地位的科罗雷多主教解释,人间破坏环境全球变暖,...

一个点梗,以后还会有很多

梗属于 @薄野秦
Ooc和BUG属于我

NO.1 三块方糖

维也纳人,不说是全部,就他们那个交际圈的,都知道萨列里大师对甜食情有独钟。

去安东尼奥的房子拜访时,人们尝试性的会带上一些甜品作为礼物,而萨列里本人没对这种行为做出或褒或贬的评价,于是这种行为就成了惯例。

当那个维也纳新的爆炸性话题莫扎特先生,哼着曲子出现在安东尼奥门前的台阶上的时候,他手里拎着一袋包装精美的方糖。

“Maestro!”莫扎特给了萨列里一个热情的过分的拥抱。

“这是有人送给我的方糖,从法国带来的,我觉得包装很好看,就给您带来啦!”

萨列里低头看着烫金的包装纸,花里胡哨的图案,就跟礼物主人的衣服一样。

“...

【HPAU】Concerto of Magic

【私自改了莫爹的人设,改成了不支持扎特的音乐】

【私自缩小了萨莫两个人的年龄差】

【只有BUG和OOC属于我】

【标题瞎写的,别在意】


1.

“我说过你带上小提琴会很麻烦。”


萨列里被开门的声音吓了一跳,一个棕色的脑袋进入他的视线。


“我们这不是正常赶上火车了嘛。”


也难怪,这个时间不会有什么空车厢了,而这儿只有他一个人。


“父亲很生气……”


现在萨列里可以看的很清楚了,一男一女,看样貌像是姐弟。


“啊,别提了。”棕发的家伙摇了摇头,继而发现...

他们四个住到了一起。04

【席卡内德是德扎的版本】

【只有OOC和BUG属于我】

【又又又日更,太神奇了。】

 

 

 

1.

Salieri有时候觉得,他是这四个人里最悲惨的了。

 

 

 

2.

Wolfgang又又又在自己的床上毫无理由的打滚,还没卸妆。

 

想象到眼线膏和眼影蹭到自己白床单上的画面,Salieri忍不住开口。

 

“Wolfgang……”

 

“Oui!”对方立刻停下来,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自己。

 

“……”

 

“没事儿,您继续。”

 ...

他们四个住到了一起。03

【我居然又日更了,神奇】

【这章可以称为HC主场】

【只有OOC和BUG属于我】

 

 

 

1.

第一次Mozart是和自己父亲Leopold一起去神学院的。

 

他从父亲和管理人的无聊对话中悄悄逃走,在闯入一个外人免进的庭院时,被负责安保的Arco抓了个正着。

 

“我有过允许的,”Mozart情急之下辩解,他想起了自己刚刚在对话中随意听来的名字。

“Colloredo允许过我的!”

 

“好,”Arco看出来他在撒谎,“那我就带你去找Colloredo先生。”

 

Mmp,Colloredo...

他们四个住到了一起。 02

【日更不能保证,假的】

【Mozart是豆扎,Wolfgang是米扎】

【只有OOC属于我。】


1.


至于这四个家伙怎么住到一起的。


2.

Mozart和Salieri属于音乐学院的作曲系,而Wolfgang则是指挥系。


当然当Mozart第一次听到有人和自己重名而且也被人称为天才,他是十分不乐意的。


一身白色的家伙气冲冲的跑到指挥系的教室,发现四下无人。


“他们都上大课去了。”路人解释道。

“不过Wolfgang日常翘课,他在钢琴...

他们四个住到了一起。01

【又是深夜抽风】

【Mozart是豆扎,Wolfgang是米扎】

【只有ooc属于我】

 

 

 

1.

 

“石头剪刀布!”

 

Mozart很郁闷。

对,幸运女神不要他了。

他悲伤的穿上自己的白色大衣,难过的拎起沉甸甸的垃圾袋,孤单的来到门口。

“我出门了。”

Mozart痛苦的开口,可是他的三个室友正在举杯痛饮,视他为无物。

 

 

2.

 

冬天的萨尔兹堡非常寒冷。

Mozart哆哆嗦嗦的打开单元门,准备用小碎步蹦到垃圾桶旁。

但是当他抬头——

 

“...

这两个人也谈了谈。【一发完】

【把这两人强行拉到一起】

【圆了我自己的愿望】

【只有ooc属于我】

【不要脸打了德法扎的tag】

 

 

 

 

1.

 

“啊,您好。”

 

Rudolf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不是Tod。

 

自己似乎是在一个会议厅一样的地方,自己坐在圆桌旁的一把椅子上。

 

一个金发的青年,化着奇怪的妆,穿着黑色的衬衫,坐在自己对面。

 

“Wolfgang Amadeus Mozart,很乐意为您效劳。”

 

 

2.

Mozart,音乐家,作曲...

我让这个两个人谈了谈。【一发完结】

【深夜抽风】

【只有ooc和bug属于我】

1.
Colloredo遇到了Salieri。

2.
或许这是在天堂,或许这是一个梦境。

但是两个人能确定的就是无法离开这里,他们面对面坐在一张圆桌的两边。

尴尬的陷入的沉寂。

3.
于是他们开始聊莫扎特。

那个共同出现在两人生命中的Wolfgang Amadeus Mozart。

4.
“他说他为我写了些新曲子,”Colloredo先开口道,他尴尬的清了清嗓子,“是在天堂才能听到的乐曲,像我这样的主教,肯定也闻所未闻。”

Salieri赞同的点了点头。

“他说这样的仙乐,只有皇帝才能配的上。”Colloredo的表情突然有些尴尬。
“然后...

一个博物馆奇妙夜的AU 02【完结】

脑洞不属于我 

ER属于彼此 

我只拥有OOC

穷,没去过卢浮宫,都是我瞎编的


6.

所有人很快发现一件事。


要么是格朗泰尔特别会惹安灼拉生气,要么是安灼拉对格朗泰尔有什么意见。


在ABC的所有人都开始亲切地称格朗泰尔为大R时,安灼拉仍然怒气冲冲的叫着格朗泰尔的大名,他冰冷的回答格朗泰尔的问题,愤怒的指出格朗泰尔工作的失误,在格朗泰尔享受酒精时让他“put the bottle down!”


两个人有时甚至会有一两个小时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过去很久才会回来。


公白飞担心他们的争吵会不断恶...

一个博物馆奇妙夜的的AU 01

【脑洞不属于我】

【大E大R属于对方】

【我只拥有OOC】

穷,没去过卢浮宫,都是我瞎编的。

1.
爱潘妮觉得这个新来的同事非常奇怪。

格朗泰尔,休息时间从各个意想不到的地方掏出酒瓶的家伙,永远不好好穿那身保安服,身上绿色的衬衫沾着酒渍和洗不掉的颜料,而且就算再玩忽职守,都能幸运的不被开除。

但这个艺术学院毕业的家伙却和她很合得来,不仅是格朗泰尔性格开朗随和,他知道巴黎各个隐藏的饭馆与酒馆,跟他出去傻乐总是能极尽傻乐的乐趣。

【他知道最好的咖啡是在朗布兰咖啡馆,最好的台球台是在伏尔泰咖啡馆,在梅恩路的隐士居有绝妙的千层饼和绝妙的姑娘,沙格大娘铺子里有无骨烤鸡,古内特便门有上好的葱烧...

杂志拍摄

仍然是杂志拍摄ヽ(゚∀゚)ノ

我要成为第一人!!

杂志拍摄1p

【卷黑】Give me the cure

主播黑x儿科医生卷

狗血的邻居梗

(我想写)治愈向(但搞不好会致郁)

第一次发文

ooc!ooc!ooc!重说三!

Chapter1

“啧。”

反应过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出现了一道六七厘米的伤口,血珠从刚开的口里争先恐后的渗出来。

程黑扔下手里的刀和染血的番茄*,感叹着在手上切东西果然是作死,舌尖上的中国果然看看就行了模仿不来。

这么说来急救箱放在哪里了啊。

电视机柜附近没有,沙发底下没有,茶几上没有,卫生间没有,卧室没有,书房没有,厨房没有。

都没有。

喂喂,不会让小偷偷走了吧。

手上的番茄汁已经触及到了伤口,程黑倒吸着冷气,感觉手上的血已经聚成了血滴流了下去。

啪嗒...

这是宇宙里一颗寂寞遥远的星体
上一次观察它时我还在感叹它与成立之处时的无比繁荣形成的巨大反差
星体在不可抗的打击下逐渐走向崩溃,它上面的居民一个个离开,有的人不舍,有的人厌恶

但共同存在的都是那段无比美好的回忆

我是一切开始破坏之时最早的逃兵,而我却也是星体初生时最热忱的建筑者
我向还留在这里的所有人致敬,干杯,我祝福你们
因为我永远无法成为你们的一部分
我只能为你们的奇迹而感叹
我和其他人一样
背负着落荒而逃的身份
在他人之处怀念自己曾经的国度

耶嘿ㄟ( ̄▽ ̄ㄟ)这就是传说中的第一条?
反正这又是个新的自嗨平台……没人会理我的就像渣浪一样……so s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