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eeee

这个人很丧
坑多,贼多的那种
文风谐且诡异
很明显的,我这人没有坑品
嘎。

© Zoeeee | Powered by LOFTER

我让这个两个人谈了谈。【一发完结】

【深夜抽风】

【只有ooc和bug属于我】


1.
Colloredo遇到了Salieri。

2.
或许这是在天堂,或许这是一个梦境。

但是两个人能确定的就是无法离开这里,他们面对面坐在一张圆桌的两边。

尴尬的陷入的沉寂。

3.
于是他们开始聊莫扎特。

那个共同出现在两人生命中的Wolfgang Amadeus Mozart。

4.
“他说他为我写了些新曲子,”Colloredo先开口道,他尴尬的清了清嗓子,“是在天堂才能听到的乐曲,像我这样的主教,肯定也闻所未闻。”

Salieri赞同的点了点头。

“他说这样的仙乐,只有皇帝才能配的上。”Colloredo的表情突然有些尴尬。
“然后呢?”Salieri问。

“我把他的乐谱扔到地上,指责说还没到他说话的时候,命令他把嘴闭上。”Colloredo感受到了对方惊异的眼神,“身为主教,有些礼节总要遵守。”

Salieri几乎是被逗乐了,“我相信Mozart一定回击了您。”

“没错,”Colloredo惊讶对方对于Mozart的了解,“他的父亲,Leopold向我解释说Mozart不是这个意思,但是Mozart立刻反对。”

“不,不,我就是这个意思!”Colloredo学着Mozart愤怒的语气。
两个人几乎是一起笑了出来。

5.
“Mozart,就像一个白色易怒的鸟类。”Colloredo这么描述他的Mozart,“永远骄傲的抬着头,用他金色的脑炫耀着自己的天赋。”

Salieri看到了Colloredo眼中闪过不一样的光芒,明白他们两人其实都一样。

6.
“我的Mozart更像是一颗会蹦蹦跳跳的星星,”Salieri沉思着开口,“他永远穿着带夸张亮片的服饰,把亲吻献给每一个人,开心的像个不谙世事的少年,还挥舞着手里的乐谱。”

“他叫我meastro,当着我的面指挥他的歌剧,”Salieri闭上眼睛,在脑海中都能看到那个金发的家伙夸张的指挥,“而他的才能,令人嫉妒。”

“的确。”Colloredo赞同他。

“Mozart是一个为了音乐忽略一切世俗因素的人,”Salieri接着说,“他的歌剧,费加罗。激怒了贵族,只因为他想表达爱。”

“他天真。”Colloredo说。

“几乎是一生都很烂漫,”Salieri回忆起了那个围绕在女人中的身影,“他口无遮拦,他是个放浪的男人。”

7.
“但是他的音乐。”

“是啊,Mozart的音乐。”

8.
两人用尽了所有的形容词,无法极尽地描绘这美妙的事物。

9.
“您爱他吗?”

Salieri问Colloredo。

“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Colloredo缓慢的开口,“我爱他的天赋,爱他的音乐。”

“而至于Mozart本人,我尝试去帮他,以我的方式。我尝试去纠正他错误的行为,很快发现自己做了无用功。这个倔强的家伙。”

“我的确也爱他本人。”

“在歌剧院的后台,在他强撑着身体拒绝我的帮助,在我离开,在我知道天才将要陨落,而我无能为力时。”

“是的,我想我爱他。”

10.
“我猜想您也是?”

Colloredo问Salieri。

“我无法否认。”Salieri低头看着自己的袖口,“我嫉妒他,嫉妒Mozart的才能,他的天真烂漫,而我嫉妒的事物又是我深爱的本身。”

“而Mozart本人,他呼唤我名字的声音,他的笑容,他幼稚的动作,他在我眼前所受的一系列挫折,他的振作和一次又一次失落。我目睹这一切。”

“我想我也许没有资格爱他。”

“但是死神降临,站在Mozart的床前,他虚弱的看着我,将安魂曲交给我,在我看着他蓬勃生命的消散之时。”

“我想我一定爱他。”

11.

两人再次陷入沉默。

12.
“他总会面对死亡。”Colloredo开口。

“是的,”Salieri回答,“死亡一直在他身后紧随。”

“但是死亡成就了他。”

“他永久的拥有年轻,他一生烂漫快乐。都源于死亡。”

“Mozart一生在与阴霾斗争,在这斗争中他成了历史要求他成的人。”

“Mozart一生在追求他的自由,这追求使人们注定无法忘记他。”

“你我,这个世界,人们,是成就和毁灭Mozart的一部分。”

“Mozart需要你我,就像你我深爱着他一样。”

13.
话题似乎是到此结束了。

两人沉浸在一种悲伤和其他情绪复杂混合的气氛中。

等价交换,天才之人一生必将坎坷,而深爱天才的人也将痛苦。

13.
无论如何,Salieri和Colloredo进行了一场交谈。

而在他们永久的闭上眼后,都会遇到自己的Mozart。

Wolfgang Amadeus Mozart.

评论(8)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