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eeee

这个人很丧
坑多,贼多的那种
文风谐且诡异
很明显的,我这人没有坑品
嘎。

© Zoeeee | Powered by LOFTER

他们四个住到了一起。01

【又是深夜抽风】

【Mozart是豆扎,Wolfgang是米扎】

【只有ooc属于我】

 

 

 

1.

 

“石头剪刀布!”

 

Mozart很郁闷。

对,幸运女神不要他了。

他悲伤的穿上自己的白色大衣,难过的拎起沉甸甸的垃圾袋,孤单的来到门口。

“我出门了。”

Mozart痛苦的开口,可是他的三个室友正在举杯痛饮,视他为无物。

 

 

2.

 

冬天的萨尔兹堡非常寒冷。

Mozart哆哆嗦嗦的打开单元门,准备用小碎步蹦到垃圾桶旁。

但是当他抬头——

 

“卧槽!”

 

 

黑暗中一双绿色的眼睛幽幽的看着他。

 

 

 

3.

“卧槽我们养猫吧!”

 

白色的家伙几乎是冲进公寓,冲着三个人喊出来。

 

“猫?”

Wolfgang开心的问。

 

“养猫……?”

微醺的Salieri仿佛没有听清。

 

“不可以!”

Colloredo坚定的否决了他。

“这个房子里只能有你一个畜牲!”

 

“卧槽!”Mozart一步扑进客厅,抓起抱枕欲殴打室友。

“Colloredo你个驴!”

 

 

 

4.

 

“如果你们下去猫还在的话,而且你们打得过它的话。”Colloredo在Mozart的怒视和Wolfgang的狗狗眼攻击下同意了。

“你们可以把它带回来。”

 

“但是你们怎么把它引回来?”

Salieri在醉酒中提出了一个非常有意义的问题。

“家里没有猫粮。”

 

“用酒!”

Wolfgang开心的拿起了易拉罐。

 

“用音乐!”

Mozart同时开口。

 

 

 

5.

Wolfgang看着Mozart。

Mozart看着Wolfgang。

 

难道两个人会为了这个吵一架?

Colloredo暗自期待着。

 

 

“对!用我们美妙的音乐!”

Wolfgang瞬间倒戈。

 

 

 

6.

 

于是在Salieri和Colloredo两个人共同心疼的眼神下,Mozart和Wolfgang蹦蹦跳跳地一起下了楼,带着纸箱子和乐谱原稿。

 

 

“暴殄天物。”Salieri评价道。

 

“附议。”Colloredo赞同道。

 

 

 

7.

 

白色的小猫在寒风中高傲的看着两个冻傻了的家伙。

 

“喵。”

它一只脚站在一个小盒子上面,仿佛在用审视的眼神看着两人。

 

“阿嚏——”

 

不知道两个人之间谁打了个巨大的喷嚏,并成功的吓得另一个人手一抖。

 

 

乐谱在雪花中纷飞,夜色中这一幕十分的诡异。

 

 

一张稿纸就这么落在小猫的面前,它似乎低下头,眯着眼睛阅读着。

 

“卧槽它头上有一个褐红色的斑。”Mozart用胳膊肘捅了捅Wolfgang。

“卧槽它好像能看懂咱们的音乐。”Wolfgang迅速捅了回去。

 

“喵。”

小猫似乎开心地叫了一声。

 

 

 

8.

 

于是两个人把小猫带回了家,和小猫爪子下面的小盒子一起。

 

Salieri和Colloredo拒绝相信是用乐谱勾引来的。

 

 

 

9.

“叫他Amadeus!”

 

两个天才一拍即合。

 

“不是……你们为什么要用自己的中间名……”

Salieri虚弱地反抗着这个决定。

 

“因为它也是个天才!”

“因为它懂我们的音乐!”

 

Colloredo几乎要捏扁手里的易拉罐。

“神,这咋可能*。”

 

 

 

*:在b站看到的主教向主出柜歌的超可爱翻译,遂用上。

 

Ps:我可喜欢【科罗雷多你个驴】这句话。

 

评论(1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