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eeee

这个人很丧
坑多,贼多的那种
文风谐且诡异
很明显的,我这人没有坑品
嘎。

© Zoeeee | Powered by LOFTER

他们四个住到了一起。 02

【日更不能保证,假的】

【Mozart是豆扎,Wolfgang是米扎】

【只有OOC属于我。】

 

 

1.

 

至于这四个家伙怎么住到一起的。

 

 

 

2.

Mozart和Salieri属于音乐学院的作曲系,而Wolfgang则是指挥系。

 

当然当Mozart第一次听到有人和自己重名而且也被人称为天才,他是十分不乐意的。

 

一身白色的家伙气冲冲的跑到指挥系的教室,发现四下无人。

 

“他们都上大课去了。”路人解释道。

“不过Wolfgang日常翘课,他在钢琴室。

 

 

3.

Mozart突发奇想地做贼一样潜入琴室,幼稚的想吓唬一下这个‘不自量力’的家伙。

 

但是干净的琴声立刻抢走了他所有的注意力,他看着那个家伙以跟自己不相上下的速度一口气完成了作曲。

 

“Je dors sur des roses……”

钢琴前的Wolfgang轻轻的哼唱着。

 

“B,bravo!”Mozart忍不住赞美。

 

钢琴声并没有戛然而止,棕发的家伙回头开心的冲他笑了笑。

 

从此俩人成了本校知名的一对知音。

 

 

4.

 

至于Salieri和Wolfgang,两个人其实有一段故事。

 

这也是后来Wolfgang和Mozart在酒吧喝醉时才知道的。

 

Salieri以前在这家酒吧驻唱,而Wolfgang碰巧听到了Salieri的音乐。

 

穿的花里胡哨的青年在昏暗的酒吧灯光中专注的看着小小的舞台,倾听着Salieri的演唱。

 

“真是太棒了,Meastro!”

 

Wolfgang在演出结束后蹦蹦跳跳地冲向Salieri,并在Salieri措不及防的情况下给了他一个巨大的亲亲,就像一个疯狂的粉丝。

 

两个人认识了以后Salieri才发现这就是那个有名的天才,几乎称得上是自己的偶像,Wolfgang。

 

但是在欣喜的同时Salieri心中的阴暗面也悄悄出现。

Jealous.

 

 

 

5.

“我的第一场公开演出失败了。”

Wolfgang苦笑着低下头。

“这大概是我写玫瑰曲的原因吧。”

 

“Salieri他……暗示那个不喜欢我的教授,Rosenberg,在舞台上做了手脚。”

“音乐,舞蹈,全都出了问题。”

 

“我靠!”喝的也有点多的Mozart把杯子一摔。

“这他喵的不能忍!”

 

 

6.

席卡内德痛快的把自己的机车借给了两人。

 

Mozart又从学校的仓库里翻出了一个勉强能用的扩音喇叭,让Wolfgang背上自己的红色电吉他。

 

“走!”他把Wolfgang强行从悲伤里拉了出来。

“让我们复仇!”

 

 

7.

 

一脚油门,两个醉醺醺的家伙在风中欢呼着到了Rosenberg的楼下。

 

“还记得咱们一起写的歌吗!”

Mozart翻身下车,从草地上捡起来一块大小可观的石头。

 

“Ich bin musik?”Wolfgang似乎有点迷糊。

 

“才不嘞。”Mozart右手举起扩音器,左手抓着石头。

 

“Rosenberg!”他大喊。

 

同时把石头扔向这位教授的窗户——

 

Wolfgang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在碎裂声和怒喊声中,两个人开心的高歌。

 

“去您的吧!老子就是牛逼!”

 

 

 

8.

“至于Salieri……”

当天晚上在看守所里,Mozart说。

“我觉得你应该找他谈谈。”

 

Wolfgang戳了戳硬床板,含糊的应了一声。

 

“Salieri最近很痛苦,总是醉酒,”Mozart解释道,“我老能看见他挥舞自己的小刀,高歌什么杀杀服你。”

 

Wolfgang怔了一下,回头看着Mozart。

 

“还有什么维克提姆地卖维克吐蛙*,”Mozart真诚的说,

“他可痛苦了,而且吵得我们也很痛苦。”

 

 

 

9.

于是Wolfgang真的找Salieri谈了谈。

 

虽然为此付出了进看守所的代价,但这两人很快冰释前嫌,恢复了友谊和别的什么感情,并向Mozart提出了一起租房的提议。

 

 

 

9.

但是房间是个四人间,三个人付房租还是有些贵。

 

“天啊,找我写安魂曲,只付我100个钢镚。”Wolfgang难过的找Mozart倾诉。

 

“草,为啥我只有50。”

 

 

10.

于是Mozart去找了Colloredo。

神学院的副教授,取材认识的。

 

“你在邀请我同居?”

Colloredo用奇异的眼神看着Mozart。

 

“虽然您想多了,但您不愿意?”

Mozart叉腰。

 

“我不缺钱。”

Colloredo用讥讽的语气回答他。

 

“卧槽,Colloredo你个驴。”

 

 

 

 

*:萨聚聚的victime de mavictoire

 

Ps:抱歉这章主教的戏份特别少QAQ


评论(17)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