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eeee

这个人很丧
坑多,贼多的那种
文风谐且诡异
很明显的,我这人没有坑品
嘎。

© Zoeeee | Powered by LOFTER

【HPAU】Concerto of Magic

【私自改了莫爹的人设,改成了不支持扎特的音乐】

【私自缩小了萨莫两个人的年龄差】

【只有BUG和OOC属于我】

【标题瞎写的,别在意】


 

 

1.

“我说过你带上小提琴会很麻烦。”

 

萨列里被开门的声音吓了一跳,一个棕色的脑袋进入他的视线。

 

“我们这不是正常赶上火车了嘛。”

 

也难怪,这个时间不会有什么空车厢了,而这儿只有他一个人。

 

“父亲很生气……”

 

现在萨列里可以看的很清楚了,一男一女,看样貌像是姐弟。

 

“啊,别提了。”棕发的家伙摇了摇头,继而发现了车厢里的萨列里。

 

“您好。”

 

他像是个一年级新生,但是完全不怕生的样子。

 

“我们可以坐这儿吗?”他问萨列里。

 

萨列里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2.

“Wolfgang Amadeus Mozart,今年第一年来Hogwarts,”棕发的家伙就坐在自己对面,微笑着,“我猜想您已经见过我的姐姐南奈尔?”

 

萨列里转头,短暂的和那位Ravenclaw对视了一下。

 

“是的,”他回答,“我们一起上魔药学。”

 

南奈尔,就像他们莫扎特家族一样,天赋异禀,在各科目表现出色,Slytherin的公共休息室少不了关于她的消息。

 

而她弟弟,不出意外,也应该是个天才。

 

但是,令萨列里感兴趣的是,小莫扎特膝盖上放着的提琴盒子。

 

“我想……你对音乐很感兴趣?”

 

“没错!”莫扎特就像被萨列里戳中了什么按钮,兴奋地几乎要跳起来。“音乐多么美好,我无法理解父亲为什么反对我带小提琴去Hogwarts。”

 

南奈尔向莫扎特投去了不赞许的目光,但是她弟弟已经完全沉浸于自己的话题。

 

“我一直在自己谱曲,父亲不让我学习乐理知识,但是我通过书自学了。”莫扎特越说越激动,他站起身,踮起脚尖抽出行李架上的包。

 

“这是我的曲子,我想您会理解我?”十三岁的小莫扎特把谱子交给萨列里。

 

萨列里接过,本只准备大概扫一眼,但是他被震撼了。

 

快速划过的笔触,一气呵成的曲子,流畅的音符跃然于纸上。

 

“……”

 

萨列里简直无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这太棒了,莫扎特。” 他不禁说道。

 

 

 

3.

年轻的莫扎特进了Gryffindor,出乎人意料的。

 

萨列里倒是早就料到了这点,有趣的是,他还听说来自利奥波德的吼叫信立刻寄到了Gryffindor塔楼,整个一年级新生都被吓得瑟瑟发抖。

 

忽视掉旁边罗森博格的絮絮叨叨,萨列里看着Gryffindor的长桌,莫扎特正一个人安静的戳着自己的煎蛋。

 

没由来的一阵冲动,他发现自己站起来,已经向Gryffindor的方向走过去。

 

“莫扎特,”他看着Gryffindor惊讶的表情,“我想我可以给您一些音乐上的指导,如果你愿意。”

 

对方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用力的点着头。

 

 

 

4.

莫扎特的确是个天才。

 

和他姐姐一样,他在学校的课程上几乎挑不出缺点,除了有时带着小小的恶意扰乱课堂秩序以外,所有教师都对他赞许有加。

 

教他音乐的萨列里更能直接感受到莫扎特在音乐上的才能,他从未见过有人能像莫扎特一样几乎毫无修改的迅速完成复杂的交响乐。

 

萨列里是个混血,母亲是个女巫,父亲是大学作曲系的教授,他从小对音乐就很感兴趣。

 

但是莫扎特,萨列里几乎想用猫头鹰把莫扎特的稿子寄给父亲,这真的是位天才,不管是在巫师历史还是麻瓜历史上。

 

也许他有些嫉妒,但是他更多的感受到一种责任感。

 

不能让莫扎特的音乐天赋被他的家族事业浪费了。

 

令人欣慰的,在与同龄人的共同相处中,莫扎特变得更加开朗,他乐于展现自己的才能。

 

 

 

5.

罗森博格一开始对于萨列里给莫扎特的音乐课颇有微词。

 

“你知道,那是个Gryffindor,”魔药课上罗森博格挥舞着搅拌棍,“是个傻乎乎的瞎激动的小狮子,他召唤了许多小天使飘在学校的各个角落唱他写的歌剧!”

 

“您觉得他的音乐怎么样?”萨列里问。

 

“啊,傻透了。”罗森博格夸张地说。

 

但是萨列里清楚的听见,搅拌魔药的罗森博格哼着莫扎特写的的小调。

 

萨列里忍不住笑了出声,

 

 

6.

“他不允许!”

 

莫扎特几乎是冲到图书馆,用最低音量大喊道,他把手里的信摔到桌子上,并且立刻吸引了管理员平斯夫人的注意。

 

萨列里了然的点了点头,轻轻的放下几个塞耳闭听咒。

 

“我父亲不允许我指挥圣诞节舞会的配乐,他怎么能!”莫扎特抓狂的揉着自己的头发,“我又有什么办法……我只能放弃!”

 

萨列里看着比自己小三岁的家伙郁闷的把头蒙在书里,只留下一个棕色的后脑勺。

 

“我知道这样的提议很不恰当,但是……”

 

莫扎特慢慢的抬起头看着他,眼睛在图书馆的烛光中显得亮晶晶。

 

“我想你不用永远遵循你父亲的指示。”萨列里清了清嗓子。

 

“我会申请指挥的职位,而你在演出时上场。”

 

萨列里怀疑自己听错了,莫扎特刚才叫了他一声安东尼奥。

 

他也怀疑自己的感觉出了问题,莫扎特好像在自己的脸上亲了一口。

 

 

 

7.

冬季很快来临,干枯的树枝在寒风中发抖,随机被大雪盖上了白色的一层,整个城堡在几天内银装素裹。

 

十二月开始就到处洋溢着圣诞的氛围,人们热切地谈论着即将到来的圣诞舞会与假期,课堂总是人心皇皇,庆祝圣诞的魔咒在城堡的各个角落布下。

 

而莫扎特,似乎擅长于召唤小天使这种特殊的高级魔咒,他让它们打扮成圣诞老人,并且揣上从厨房那要来的小糖果。

 

萨列里每天都被这样一群小天使围绕着,只要不上课,小天使们就会合唱莫扎特写给萨列里的赞歌或者围着萨列里跳圈圈舞,这种幼稚的行为让他在Slytherin们异样的眼神中煎熬度日。

 

他也试过把这群小天使关起来,但是每当他这么做的时候他们就会愤怒的高唱安魂曲。

 

而施咒的人,莫扎特,萨列里想不明白,为什么莫扎特在躲他。

 

他们的音乐课被莫扎特抱歉有事的字条取消了,而在大厅也很难见到人,如果在走廊上不小心碰到了,莫扎特就会跟看见鬼了一样反方向跑开。

 

 

我做错或者说错什么了吗?

萨列里不禁思考。

 

 

 

8.

舞会很快到来,日期要早于圣诞假期两天。

 

萨列里已经跟着乐队彩排了三次,由于死活找不到莫扎特本人,他只能把注意事项写成小纸条让猫头鹰代送过去。

 

大厅已经布置成了计划的样子,舞池,魔法变出的雪花和冰,一颗巨大的圣诞树被装饰的闪闪发光,天花板被改造成了一片星光璀璨的夜空。

 

教职员坐定,学生已经开始入场,萨列里还是连莫扎特一根头发都没见到。

 

他开始感到不安,思考莫扎特可能出的意外。

 

利奥波德知道了他们的计划?莫扎特被什么神奇生物拐走了?有人给莫扎特灌了爱情魔药?莫扎特被某个教授毫无人性的关了禁闭?

 

校长已经讲话完毕,萨列里最后扫视了一眼人群,无奈地叹了口气,走上指挥台。

 

“安东尼奥!”

 

突然听到熟悉的声音,萨列里顺着声源抬头。

 

在小提琴首席的地方,站着莫扎特。

 

十三岁的莫扎特在乐队其他人中间还算矮小,但是穿着一身带亮片的晚礼服,开心的向自己笑着,提琴拎在右手。

 

就像一颗小星星一样。

 

萨列里怔了一下,抬手开始了指挥。

 

 

 

9.

演出结束后,萨列里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莫扎特一把拽走。

 

“您跟我来就对了!”

 

莫扎特拉着他在人群里快速穿梭,下盘不稳的萨列里尽全力才没被绊倒,两人很快出了嘈杂的大厅。

 

“我给您准备了圣诞礼物!”莫扎特兴奋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卷稿纸。“这是给您的曲子!”

 

萨列里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他接过稿纸,慢慢展开。

 

音乐在他打开的同时间响起,萨列里惊讶地抬头,发现围着他转了几天的小天使们突然掏出了不知道哪来的迷你乐器,开始了及其专业的演奏。

 

莫扎特的曲子,一如既往地流畅,引人入胜,而这首,萨列里的双手因为这一切为他所写而颤抖,这首曲子讲了更多的情感,他几乎都可以跟着音符联想两人共同度过的几个月,而令他意外的,他不敢确定,他听到了爱。

 

“写曲子只用了我一天,而给他们把乐器一一缩小,带着他们排练,用了我十几天。”莫扎特急切的解释道,“我很抱歉我必须躲着你,因为……”

 

他犹豫了一下,“我想给你个惊喜。”

 

萨列里不禁笑了,他伸手去揉了揉对方棕色的头发。

 

“谢谢你,沃尔夫冈。”

 

他们对视了,而莫扎特踮起了脚尖。

 

萨列里花了很长时间才明白他们在接吻。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