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eeee

这个人很丧
坑多,贼多的那种
文风谐且诡异
很明显的,我这人没有坑品
嘎。

© Zoeeee | Powered by LOFTER

【算是个群像】世界上最糟糕的圣诞party。

圣诞节

写个沙雕贺文。

ooc

全篇胡扯。

有借鉴。 

 

莫扎特们很有想法。

 

鲁道夫很久以前就这么觉得了,当然,指的不是他们惊天地泣鬼神的音乐才能,而是这两位天才突破天际不当个剧作家简直可惜了的脑洞。

 

金发的莫扎特能根据自己的鸟类速写和矿产收藏推测出他母亲婚姻不忠,理由是看他这么孤僻一定有个悲伤的童年。也对,夜夜听着土拨鼠的尖叫声入眠并不是什么美好的童年,有一个作天作地的母亲和管不住事的淳朴父亲,碰巧两个人是奥|匈帝国的皇帝皇后也不是什么美妙的体验。

 

棕发的沃尔夫冈则根据他的童年脑补出土拨鼠成精夜夜大叫伊丽莎白,被尖叫声吓醒的小朋友会得到死神之吻的神话,并且准备根据这个排一部歌剧,就叫人永远无法摆脱自己的阴霾。

 

老实说鲁道夫还有点想看。

 

 

但是两位莫扎特怎么做到在圣诞节这一天叫来这一群人,开一个所谓的欢乐圣诞party的。

 

可谓是魔法了。

 

两个莫扎特的存在本身就是魔法,不如这么说。

 

暂且先不提这两位在死人的世界第一次相遇,把周围人吓得不轻不说,他们俩倒是一拍即合,荒废音乐和鲁契尼成立了共同搞事联盟,编着小曲骂罗森博格,跳着小舞气科洛雷多,情人节冒充萨列里给南奈尔送花,给约瑟夫画了几百张造型各异的驴,想尽办法用茜茜之星给死神编小辫,差点没把两个利奥波德一起气秃。

 

鲁道夫可能是因为太过凄惨,除了不断被打扰的鸟类研究(莫扎特在鸟怎么可能不被吓跑),别的都还好。

 

除了今天。

 

莫扎特们一定是废了心思装饰了这个房间,彩旗,铃铛,星星,雪花,圣诞帽,圣诞树,各种各样的装饰花花绿绿,音响放着他们作曲的圣诞颂歌。

 

他们两个倒是带着康斯坦斯和阿洛伊西亚在舞池中摇摆,一副祥和愉快的样子。

 

无视掉餐桌上那个蹦蹦跳跳的蓝衣死神的话。

 

“Meine Elisabeth!!”土拨鼠冲着约瑟夫大喊着,两颗门牙熠熠生辉。

 

“Meine Elisabeth!!”

约瑟夫梗着脖子回到。

 

“我只属于我自己!”母亲一把打开手里的扇子,转身背对两个幼稚园智商的小学生。

 

“Bravo!打一架!打一架!”鲁契尼在旁边举着小旗子呐喊。

 

而萨列里坐在桌子的一边,旁边就是科洛雷多,两个人穿着正装礼服,似乎在礼貌的讨论是否要交换莫扎特从而减少他们的搞事行为,氛围凝重严肃,仿佛一场分分钟几百万上下的商业收购会议。

 

“他们真的需要阿尔科踹一踹屁股。”科洛雷多列出自己的方案。

 

“还有罗森博格的冷嘲热讽。”萨列里表示赞同。

 

方案中的阿尔科和罗森博格本人倒是在酒水台旁交谈甚欢,罗森博格意欲给对方安利美妆品牌将其拉入美妆博主的大坑,来吧来吧跟我一起开发新世界吧,阿尔科想尽办法拒绝,不好意思自己一把年纪禁不起折腾。

 

两位莫扎特的父亲则坐在角落,各自安慰着,酒一杯接着一杯,不断叹气摇头,替自己的发际线和倒霉儿子担忧着,就差个天才儿童父亲互助协会的标牌。*

 

这绝对不是广义上的圣诞聚会,鲁道夫暗自想到,这是一场暗藏杀机不适合他这种正常人的怪胎博览会,我还是溜吧。

 

接着鲁道夫逃跑计划就失败了,席卡内德带着一群浓妆艳抹的姑娘破门而入,在莫扎特们的欢呼中冲进舞池跳起了一场宏大的老年迪斯科。

 

“我的天啊。”

皇太子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加入他们。

 

 

 

-

 

酒过三巡。

 

莫扎特们选用的一定是烈酒,甚至有可能丧心病狂的掺了酒精。*

 

这群人应该从来没有醉成这样过。

 

滴酒未沾的鲁道夫看着自己的父亲抓着死神的衣领疯狂的摇晃着,就像小时候的自己,后者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上了一身女装,用茜茜之星扎着两个羊角辫,C罩杯的胸都不用垫的。

 

“Meine……meine Elisabeth!!”

 

“你信不信我亲你!就现在!给你一个死神之吻!”

 

趴在桌子上的鲁契尼听到死神之吻四个字浑身一哆嗦拔腿就跑,途中绊倒了摇摇晃晃的萨列里,日常沉稳的大师熟练的从地上爬起来,从袖口抽出迷之小刀,张开双臂,发出了一声诡异的歌声。

 

“威客提姆……迪迈威克吐蛙!”

 

“什么东西……?”鲁道夫不禁问。

 

“他自己胜利的牺牲品。”

不知道什么时候潜行到身后的科洛雷多突然出声,声音低沉,语气冷静。

鲁道夫吓得一抖,转过身,发现大主教只披了一件起居服,六块腹肌和胸肌一览无余。

 

“您这是……”他犹豫着开口,思考现在大喊非礼会显得他们两个谁更像变态。

 

“阿尔科!”几乎半裸的主教无视了皇太子的话,“把金毛的那个莫扎特给我叫来!写完三十部歌剧再放他回家!不写我就亲自揍他!”

 

“呸!”沉迷赌|博的莫扎特百忙之中抬起头,冲着科洛雷多的方向伸出一个中指,“我莫扎特不再向任何人低头!除了瞎疼螺丝!”

 

他回头抛出骰子,掷出一个标准的莫扎特式六六六

“等我赌|博发了财!就把你整个教区都买下来!”

 

“放肆!”

要不是那一身衣服,鲁道夫根本认不出来这个画的全脸惨白搭配两朵红晕的是阿尔科。

“你怎么敢这么跟主教说话!”

“再加上你的音乐!太!多!音!符!”

阿尔科和罗森博格一起举起手中的手杖,疯狂凿地。

 

“胡扯!!”

这下棕发的沃尔夫冈从妹子堆里跳了出来,“我们莫扎特的音乐最牛逼!别以为你们能靠嘴炮打击我们让我们唱玫瑰!睡一首爷就是牛逼送给你们!”

他抢过罗森博格的手杖,像抱着电吉他一样蹦蹦跳跳的唱了起来。

 

“成何体统!”

两个利奥波德一起训斥道。

 

“人如何摆脱自己的阴霾!”金发和棕发的两个莫扎特立马异口同声的哀号道,“阴霾渐袭,而麻木的世人置若罔闻!”

 

“嘿!听听这节奏!”*

死神高举右手仿佛在跟自己的爱豆互动。

 

“这是我的台词……”

鲁道夫虚弱的表达自己的抗议,但随机自己的脑门就被一把扇子狠狠的扇了一下。

 

“母亲!”

他捂着脑袋不可思议的看着来人,茜茜公主正以从未有过的慈爱的表情面对着自己。

 

“鲁道夫!你太软弱!”

“作为皇帝,要严厉!要坚定!要冷酷!要强硬!”伊丽莎白语重心长的说到。

 

“您拿错剧本了……?”鲁道夫脑海中浮现出了祖母索菲的身影。

 

“我的人生不存在剧本!因为我只属于我自己!”

自己的母亲再次展开扇子,摆了一个冷酷的pose。

 

“……”

鲁道夫决定去找那把手枪。

不用等了,不用去梅耶林,就今晚,就现在。

 

他皇太子鲁道夫就要向世人证明死人还可以自杀!再一次!

 

“人如何摆脱自己的阴霾?我皇太子鲁道夫今天就要驱散这阴霾!”*

鲁道夫在崩溃之余向party的举办者,两位莫扎特宣布。

 

“圣诞快乐!”

莫扎特们举杯,开心的笑着。

 

 

 

-

*来自于三仝太太的画

*喝多了来自于悲惨世界年会,好看,都去看

*有人玩守望先锋吗

*来自B站弹幕

评论(13)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