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eeee

这个人很丧
坑多,贼多的那种
文风谐且诡异
很明显的,我这人没有坑品
嘎。

© Zoeeee | Powered by LOFTER

我的同事是个魔术师 01

我的同事是个魔术师。

她在我上班的第一天就表演了耳边摸硬币,扑克牌飞来飞去和让中午的外卖多一块肉的魔术,我相信如果不是场地不大道具不够,我还能有幸目睹木锯切活人的现场表演。

我觉得变魔术很酷,所以我成了她的小粉丝。

尽管她打报表的速度只有我的一半,四月的待办清单上还留着一月的内容,闲暇时间开麦打游戏吵得不行,每次晨会都被主任点名批评,偷吃我每天精心准备的水果沙拉就算了,还喜欢抢我桌子上朋友送的难吃蔓越莓小饼干。

可是她会变魔术啊。

她本来应该干这行的,茶水间冲难喝速溶咖啡的B君告诉我,她们家祖传魔术师,到了她这辈断代了。

为什么?我小声问,性别歧视……?重男轻女?

哦,我同事突然出现在我身后,我信仰科学,我是伟大的无产阶级无神论者,从小立志做一个太空人。

我立刻脑补到了奇怪的果冻广告,并且紧绷自己的面部肌肉让自己不要笑出来。

没人给我买喜之郎果冻,同事挑了挑眉,一转头用马尾甩了我一脸。

就在那一刹那,深棕色,带着洗发水香味的头发糊了我一脸的一刹那。

我意识到两件事情。

一,我恋爱了。

二,这个洗发水留香效果不错。

首先声明,我之前并没有想过我会喜欢同性。

但是这种心律不齐血液倒流至头顶患者情绪激动医生见了不救的感觉,应该是恋爱没错了。

想明白了的我,当时就在午饭时间,电梯使用的高峰期等了二十分钟,下了公司的写字楼进了旁边的商场,屈臣氏的导购小姐热心的帮我找到了同事同款洗发水。

你去吃饭了?同事发微信问我。

没,我一只手抱着那一大瓶樱花味洗发水艰难的打字,我去晨跑了。


她发了一个句号给我,我犹豫着要不要给她回个逗号以示尊敬。

明天有时间吗?去我家,我妈做饭很好吃。

机会来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