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eeee

这个人很丧
坑多,贼多的那种
文风谐且诡异
很明显的,我这人没有坑品
嘎。

© Zoeeee | Powered by LOFTER

我的同事是个魔术师 02

魔术师不会开车。

我带着她,开着我那苟延残喘至今无数次修理的二手灰色沃尔沃,和各路司机在塞得跟腊肠一样的二环上斗智斗勇将近一个小时。

在这期间,我跟同事从她小时候养的小白兔被舅舅拿去当道具最后惨上餐桌,聊到她如何因为熬夜打马里奥导致近视放弃航天梦。

我问她为什么不考驾照,她说她恐高。

她还提到她高三学到半秃,高考甩了一本线七十分创了家族史上的新高,她深信自由主义的爸立马决定变个🐴的魔术啊送孩子上大学,于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她们家诞生了第一个本科生,后来的第一个研究生,也是第一个隐于人群之中朝九晚五的上班族。

那……我试探着问,你不想有一天站在舞台上表演吗?

我试过,她这时候已经整个人从副驾驶座上滑了下去,以一个非常不雅也非常损害腰椎的姿势半躺在那儿,我初高中都试过艺术节上表演,然后发现自己有非常严重的舞台恐惧症……大学当了魔术部的部长,连上去开会都不敢。

或许我就是适合近景魔术吧,一两个观众就够了。她说。

……我会认真看的。我说。

她扭过头看着我,闷闷地笑了一声,有你这样的观众就很满足啦。

堵车比我们两个想象中都要严重,百度地图上的道路状况红的就像烈焰红唇,快八点的时候前面不远处的面包车一脚油门上去追了尾,两个硬核中年车主下来对骂的同时,她推开车门狂奔到旁边的全家给我们一人买了一个饭团和咖啡。

在我道谢的时候她叹了口气,真的没想到会堵成这样,抱歉,你今晚住我家可以吗?

卧槽。

我内心一下子紧张到旋转跳跃闭着眼爆炸,最后用尽全身力气保持冷静,装作自己是孤山颠上一颗高冷的雪莲,点了点头。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