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eeee

这个人很丧
坑多,贼多的那种
文风谐且诡异
很明显的,我这人没有坑品
嘎。

© Zoeeee | Powered by LOFTER

【卷黑】Give me the cure

主播黑x儿科医生卷

狗血的邻居梗

(我想写)治愈向(但搞不好会致郁)

第一次发文

ooc!ooc!ooc!重说三!




Chapter1

“啧。”

反应过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出现了一道六七厘米的伤口,血珠从刚开的口里争先恐后的渗出来。

程黑扔下手里的刀和染血的番茄*,感叹着在手上切东西果然是作死,舌尖上的中国果然看看就行了模仿不来。

这么说来急救箱放在哪里了啊。

电视机柜附近没有,沙发底下没有,茶几上没有,卫生间没有,卧室没有,书房没有,厨房没有。

都没有。

喂喂,不会让小偷偷走了吧。

手上的番茄汁已经触及到了伤口,程黑倒吸着冷气,感觉手上的血已经聚成了血滴流了下去。

啪嗒。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聊的小偷啊,不偷四公主,不偷显示器,不偷电脑主机,不偷他这辈子买过的单价最高的东西而去对几瓶消毒水止血药和纱布下手。

这样的小偷绝对是穷傻了,对,穷傻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都不想出门去楼下的卫生所再次面对那个疯狂的大妈啊。

啪嗒。

第二滴血到达地面。

程黑摇了摇头,把自己从不好的回忆里唤醒,看看现在的情况啊,这么放着不管真的好吗,他一个凝血障碍,会出人命吧。

这么说来隔壁的那哥们儿貌似是个,嗯,儿科医生对吧?

啪嗒。

第三滴血进入战场。

程黑这么机智的人当然是不会站在客厅发呆到流血身亡的,在楼下卫生所的不正规大妈和隔壁三甲医院的儿科医生之间,没有什么可犹豫的。

他果断选择了后者。

敲开门时程黑并没有意识到现在是周六的深夜十一点四十五。

所以他在一瞬间就后悔了。

工作为儿科医生的邻居一脸没睡醒的怨气,光着脚连拖鞋都没穿顶着一头卷毛来开门,一米九的身高头都快要碰到天花板。

在看见程黑的一刹那邻居表情一怔,明显大脑当机了几秒,然后才反应过来开口。

“呃……您好?”

声音完全不辜负他的身高,低沉的可以。

程黑抬头看着他,觉得自己在一米九面前显得格外渺小。

“你,你好。”

结结巴巴的开口,一瞬间这么多年的社交恐惧症自闭症广场恐惧症以及其他一切不与人交往的心理疾病都涌上他的脑海。

啪嗒。

Forth Blood

“你手伤了?”

一米九的医生很快注意他淌着不知道是血还是番茄汁的手。

程黑点了点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这种抽风一样,半夜去找点头之交的隔壁求免费医疗处理的行为。

邻居一瞬间了然,换上了职业的表情。

“先进来吧,我帮你包扎一下。”还直接替他做了决定。

医生的家他还是第一次进,因为邻居估计就是才从床上爬起来,整个屋子只有门厅和卧室的灯亮着,至于其他的,与自己家的装修风格一样简洁的让人落泪,堆成山的医学书和表面的一层层灰,阳台凄惨死亡的绿植。

这个人,感觉没什么生活啊。

儿科医生顶着一头似乎永远都梳不齐的卷毛去翻急救箱,让程黑先去卫生间把手冲干净。

期间一点多余的问题都没有。

……总感觉不太对,这个家伙要么是太相信程黑,要么是自来熟的惊人,要么就是有一群在夜间来医疗求助的朋友,不过更有可能是因为他光靠身高就可以压制大多数人了,所以不用担心什么不法分子。

切。

长得高了不起啊。

“我只能先给你简单的处理一下。”邻居颇具职业素养地说。“伤口太长了,你明天最好去医院打一下破伤风。”

一边手法娴熟的取出棉签沾好双氧水,每一个动作都标准的像教科书一样。

“双氧水消毒很疼的,你忍一下。”说着把棉签靠近伤口,毫不犹豫的直接涂了上去。

“嘶——”尽管尽全力忍着,但这种下意识反应完全是人为无法控制的。

这家伙看病得弄哭多少小孩啊!程黑在内心呐喊着。

“我姓葛。”邻居突然开口道,目光还集中在手里的工作上,似乎是习惯性地分散患者的注意力。

“诶?”

“葛锐,是个儿科医生。”说着扔掉用过的棉签,再取出新的棉签沾取酒精进行二次消毒。

“工作的医院就在这附近。”

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无比自然,以至于程黑都没有意识到好像少了点什么。

“啊?哦……嗯。“

程黑从发呆中反应过来,那自己是不是也该自我介绍一下?

”有时候我会值夜班,或者赶上有手术,回来的比较晚,可能会打扰到你休息。“剪好绷布与药纱完美的包住伤口。

”嗯。“

”不过我会尽量安静的。“

“嗯,好。”

尴尬。

救命啊这种时候正常人一般都说些什么啊,程黑在心中呐喊着想找回自己消失的语言能力。

双氧水酒精盖上盖和绷带药纱一起收回急救箱里,再把急救箱放回原处,一切收拾干净后邻居坐下在程黑对面的沙发上。

后者正在对着一旁的落地灯绞尽脑汁思考该怎么开口,是称兄道弟的道谢我哪天请你吃饭,还是把嘴闭上赶紧滚蛋别打扰人家休息。

“你叫什么?”

邻居突然问道。

“诶?”

程黑抬头看他,正对上一双带着黑眼圈和眼袋的眼睛。

“……程黑。”

一开口声音就带着好久没说话的嘶哑感,他连忙清了清嗓子。

“我叫程黑。”

啪嗒。

第五滴血。

红色立刻在邻居灰色的沙发上开了朵花,程黑连忙抬手,才发现整个纱布都染成了鲜红。

“什么情况--”卷发的邻居立刻发动行医者的本能,一把伸手握住纯黑的手腕查看。“怎么可能没止住血……”

“哦!”

程黑这才反应过来少了什么。

“我有凝血障碍。”

邻居一副噎住了的表情看着程黑,对,就是那种看无脑医闹的表情。

……

“你家有止血的药吗?云X白药或者止血敏什么的那种?我这儿的过期了。”

“找不到了啊,不然我也不会大晚上的……”来敲隔壁的门啊。

邻居虽然是医生但是儿科应该每天都忙得要死,一天到晚能回家睡觉都不错了,止血药过期了这种事完全不会被注意到。

这样想着程黑越发觉得自己今天一定是智障了,三甲医院的医生又不是行走的三甲医院。

“楼下卫生所这回估计早就关门了,”邻居经历过各种紧急情况倒是很快的接受了这个设定,直接开始思考下一步对策。“这样吧。”

“干脆去我们医院算了,”接着就起身去找钥匙,“我开车带你去。”

程黑一瞬间瞳孔放大,大脑快速的思考如何礼貌的拒绝然后自己滚蛋一个人找个角落流血身亡,而不是得寸进尺的再麻烦完全不熟的雷锋邻居开车带自己去医院。

“不用了真的它自己会好的!”

“没事反正我已经彻底清醒了,”邻居说着已经披上了外套,“相比补觉我个人更害怕第二天在隔壁发现一具失血过多死亡的尸体。”

一米九的儿科医生拉起沙发上呆坐着的程黑。

“走吧。”

怎么拒绝一个热心助人的邻居。

急,在线等。





(虽然不一定有人看)
*血友病患者千万别吃西红柿千万别吃西红柿千万别吃西红柿!!这里是剧情需要!!

ps:我是医学白痴,出了相关的问题请务必告诉我。

评论(16)
热度(53)